新澳门游戏网站入口

第1遍六十二章我有特殊的炼金手法

“先生们,女士们,晚上好!欢迎来到万众瞩目的炼金大赛!”

“上次比赛还是在两个月前,但选手们精彩的表现让我至今难忘,仿佛就在昨天。”

“大家还记得两个月前比赛的冠军是谁吗?!”身穿高开叉红色情趣旗袍的女主持人笑盈盈地发问。

“比利!比利!比利!”

现场响起一阵欢呼呐喊,声浪浩荡。

备战席上,嘭的一声,漫天礼花炸开,名叫比利的金发男人张开怀抱,沐浴在耀眼纷飞的礼花中,脸上带着张狂的笑容,享受着观众们的喝彩。

他已经蝉联了三届地下炼金比赛的冠军,凭借自己打出的名气,如今金钱、美女、地位、人脉这些东西应有尽有。

要知道在参加比赛前,他还只是個穷困潦倒的炼金学徒,买不起更高级的炼金设备,交不起房租,一直追求的女神也把他当成舔狗备胎,每天吃饭都只能吃两顿,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为了虹城地下世界的热门人物。

观战席位上,火纹夜总会的老板点燃香烟笑了起来:“比利的名气越来越大了,而且他很有天赋,得到资助后炼金术进展飞快,最多一年时间,他就能去参加炼金协会的考核,注册为正式炼金术师。”

比利是他挖掘出来的新人,也是他们火纹夜总会的超级摇钱树,每一次炼金比赛都能靠比利赚得盆满钵满,并且还通过比利的故事,塑造出他喜欢挖掘新人的人设,借此收拢了许多有天赋的新人,以及自命不凡的炮灰——穷小子得到贵人赏识,一朝翻身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永远都具有吸引力。

“恭喜恭喜,不过,这次比赛可说不准咯,我可是找了一位很有实力的炼金术师。”说话的是野狼酒吧的老板,满脸神秘的微笑。

众人望向野狼酒吧的备战席,那里坐着一个面无表情,望着地面发呆的男人,看起来非常孤僻,与赛场的热闹格格不入,但他们都清楚,造诣高深的炼金术师常年沉浸在钻研炼金术中,大多数脑子都有问题。

看着越怪,实力就可能越强。

“操,这老狗有备而来,不过没关系,因为老娘也是有备而来!”暗物质夜总会的美艳女老板咧嘴一笑,吐出一口烟雾,望向备战席上的己方代表。

那是一只戴着眼镜,穿着人类服饰的哥布林,此时正左拥右抱着美女。这只哥布林经常来暗物质夜总会狂嫖滥赌,每次都弄得姑娘们下不来床,由此在夜总会里出名,而通过短暂的接触后,她才知道到这只哥布林竟然是名炼金术师。

于是她花钱请哥布林与她之前聘请的炼金术师进行了一场比试,结果是哥布林大获全胜。在那之后,她就邀请哥布林成为暗物质夜总会的常驻炼金术师,代替俱乐部参赛。

“看来各位都早有准备啊……不如,我们再把赌注加的大一点?这样玩的才够兴致。”李老板微笑提议。

“附议,我再加一千万!”

“阔气,那我也再加一千万!”

“呵呵……好久没遇到这么大的赌注了,看来你们这次都是奔着夺冠来的啊……我也再加一千万!”

老板们一个个提高赌注,只有安东尼奥沉着脸坐在那里,抽着雪茄一不发。

李老板笑眯眯地看向他:“安东尼奥,大家都加了,你怎么不加?这么不合群可不太好呦。”

安东尼奥瞥了他一眼,沉声道:“再加一千万。”

随着他话音落下,几秒后,大屏幕上的奖金池开始疯涨,最终涨到了一个让人眼红的天文数字。

十位黑市老板,每个人拿出两千万当做赌注,这就是两个亿的巨额奖金!

这些奖金有一部分会分给押中赌局的观众,有一部分会分给大赛前三名以及他们代表的黑市,而剩下的最大块蛋糕,全都要进大赛冠军背后的黑市老板腰包。

可即便如此,也点燃了观众们激情,只要他们能押中赌局,就能捞上一笔大的!两亿的百分之一都有两百万呢!

一时间,赌徒们像是疯了一样,蜂拥至押注窗口亦或是押注票的兔女郎身边,对自己认可的选手下注。

“你有多少零花钱?”

备战席,周尘小声询问旁边的黎曦夜。

“两万多。”黎曦夜如实回答。

周尘惊讶地看着她:“你不是住大house的富家子弟吗?卡里怎么才这么点钱?”

“我是高中生啊,爹妈怎么可能给我那么多钱,再说我有狗要养,汽车和摩托也都得经常保养,还有一后院的花呢,那些花一盆上万的都有。”

“……你这兴趣比玩胶还烧钱啊,这样,找你哥借点钱,押我夺冠,事后我八你二,怎么样?”周尘说。

“行。”黎曦夜没有拒绝,立马起身跑到自己四哥身边找他借钱。

结果钱没借到,只是拿回来一张面额两百万的押注单。

“他也押了你两百万。”黎曦夜压低帽檐,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说:“我哥刚才说,你上去之后最好先表现出劣势,然后每一局都绝地翻盘,这样押你的人少了,我们才能拿的更多。”

“我懂我懂。”周尘露出会心的笑容。

这时,响亮的号角声吹响,选手即将入场。

“加油啊周尘,我能不能换辆摩托就全靠你了。”黎曦夜握紧拳头给他加油打气。

巨大的擂台上摆放着十张工作台,上面摆放的工具各不相同,全都是炼金术师们各自使用的工具,充斥着强烈的个人风格,只有一张工作台格格不入,上面摆放都是基础到不能再基础的工具,和初中化学实验室里的简陋设备没什么区别。.

周尘慢悠悠走到那张工作台前,环顾四周的参赛者,发现他们也在看自己,眼神里倒没有什么鄙夷和不屑,只有浓浓的疑惑。

这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的小子?连自己的炼金工具都没有,就敢来参加比赛?安东尼奥脑子瓦特了吗?

黑市大佬

看到这一幕笑而不语,内心认定安东尼奥是跟他旗下的炼金术师闹掰了,因此才不得不随便找了个新人顶替。

观众席上响起一片嘘声,更多人则抱着看乐子的心态,想看看周尘一会儿是怎么出丑。

“好的,现在参赛选手已经全部到齐,接下来由我简单介绍一下。”

灯光一暗,女主持人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束灯光照耀在擂台上的比利身上:“首先是来自火纹夜总会的比利先生!蝉联了三届炼金比赛的冠军,也是夺冠的最大热门,炼金造诣超强,曾在上一次炼金比赛中以绝对碾压的姿态夺冠!”

赌徒们发出兴奋的欢呼,这同样是他们的摇钱树!

“接下来,是野狼酒吧的吕强先生,一位曾经参与过炼金术师考核却遗憾失败的选手,根据资料,他仅因为一个微小的失误,就葬送了自己成为注册炼金术师的未来,不过俗话说得好,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相信吕强先生下一次一定能成功,成为尊贵的注册炼金术师。”

“然后,是来自暗物质夜总会的阿宾先生,他一位哥布林,根据资料介绍,非常善于炼制催情药剂与强化药剂,在黑市中有自己的小店,口碑绝佳,实力同样非常强劲,是争夺冠军的热门人选。”

“这位是……”

“……”

“最后,是来自往生酒吧的周尘先生,资料介绍,他今年二十一岁,是学生,身高183公分,体重74公斤,没有特别在做什么运动,不过有在健身,身体很结实,对于炼金术略懂一二……呃,只有这些。”

观众们的嘘声更大了,尤其是那些想要以为周尘是扮猪吃老虎的赌徒,立马卖掉了自己手中的押注单,换成其他选手。

黎曦夜托着腮,饶有兴趣地看着台上的周尘,充满期待。

“小夜,能勾搭上吗?”黎向阳坐了过来,满脸笑容的问。

要是能把周尘拉入黎家……

黎曦夜不快地白了他一眼:“别说的我好像是那种喜欢勾引人的女人一样,想钓凯子你自己去,或者去找二姑夫三姑父家的那几个**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正常恋爱啦。我看得出来,他是正人君子,美人计对他没什么用。”

“……”黎曦夜看傻子一样看着他:“我和他才认识了不到一天,怎么正常恋爱?再说了,他是升华者,我是普通人,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正在追查一些事情,等他追查完,估计莪们再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黎向阳理所当然道:“所以才要趁现在啊!年轻人嘛,懂得都懂,干柴烈火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我看他人品挺不错,要是生米煮成熟饭肯定不会不负责任……”

“滚!”

“我就是提个建议,你看,他长得又帅,人又风趣,又有实力,你敢说你没有半点心动?我是怕你真变成女同把爹妈气死……说起来学校里上次给你表白的那几个小姑娘怎么样了?你不会真要当铁t吧?”

“滚!!!”

擂台上,选手们已经进入热身阶段。

十名参赛选手第一轮的目标,是炼制一种名为“再生药剂”的治愈型药剂,这种药剂有着补血镇痛、愈合伤口、杀菌消毒的功效,是出门在外必带的一种炼金药剂,也是黑市里最畅销的货。

周尘拿着比赛提供的药剂资料左看右看,总觉得自己从哪里看到过这个药剂。

忽然,他灵光一闪,想起来了。

这是“血瓶”的前身,初始版本!

从炼金术刚推广那会儿,市面上就出现了种类繁多的治愈药剂,但药剂的功效各不相同,战斗时使用起来非常麻烦。直到后来,有一位天才炼金术师研究出一种万能疗伤药剂,只需一瓶,就能恢复绝大多数伤势。

而这种疗伤药剂就是“血瓶”,不过在正式研发出“血瓶”之前,市面上还出现过许多效果类似的药剂,比如他们将要炼制的“再生药剂”。

后来的血瓶,就是于再生药剂等另外几种治愈药剂的基础上突破而来。

这玩意……

周尘一边吃饭看剧抠脚都能随手搓出来!

“哦?竟然是再生药剂,这东西的炼制难度可是很高啊……”比利摸着下巴笑了起来,虽然难度很高,但他有足够的信心。

“竟然是再生药剂……”也有几位参赛者脸色微变,看起来没有什么把握。

比利扭头环顾几名参赛者,微微一笑,恐怕在第一轮就能看出谁才会是最后的赢家。

几分钟的热身后,随着一声庄严的号角声响起,比赛正式开始。

限时三十分钟,炼制目标:再生药剂。

评委席上,几位被请来评分的老炼金术师打量着选手们的操作,暗自点头,配合着高深解说调动观众们的情绪。

“比利选手一马当先,正在处理日光兰,能看出他的手法非常老道,不到三分钟就将整株日光兰处理到完美的地步,就连我也挑不出半点瑕疵,着实可怕。”

“吕强选手和阿宾选手的速度同样很快,剩余的选手可要加油了,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接下来的素材才是最难处理的……等等,让我们把目光看向周尘选手,他、他在干什么?!”

解说的惊呼声响起,光芒打在周尘身上,引来万众瞩目。只见他拿着官方提供的菜刀,正在菜板上熟练地切着菜。

那株植物怎么看都像是日光兰,作为再生药剂的关键素材之一,却被周尘三下五除二地切成菜丝放到一边,然后又用菜刀压了两瓣大蒜剁碎,接着洗了洗牛蹄土豆,削皮剁成土豆丝,处理手法与其余参赛选手压根不在一个频道!

“他、他将日光兰和牛蹄土豆切了!还剁了两瓣大蒜!”

“毫无疑问,周尘选手整了个大活,他是饿了想炒菜吃吗?这应该被判为消极比赛吗?等等,他又要干什么?”

在无数人的瞠目结舌中,周尘拧开了煤气灶,起锅烧油!_&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