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游戏网站入口

第345章:亲爹回来

她则从他们那里学到点穴止血、驳骨等技巧。

总之她觉得自己受益匪浅。

但大夫和学徒们都不这么认为。

她的这些神奇医术,一星半点儿,便能振兴整个家族。

她却毫无保留的,全教给大家。

他们才是获益最深的!

授业之恩难以为报,他们便统统拜甄珠为师!

大夫是师兄姐,学徒是师弟师妹,以后他们带的人,便喊甄珠为师祖!

甄珠哭笑不得,但是他们执意如此,便只好作罢。

况且,古人尊师重道,把师父当作自己的亲生父亲一般的,再穷凶极恶之人,都不会轻易违背。

不然欺师灭祖之辈,去哪里都会被唾弃,他自己会无路可走。

这些人既喊她一声师父,日后若有歪心思,怕也会掂量一二吧。

她就希望,他们够刻苦,把她教的都学会,然后她就能脱身出来,去国都。

按照那王桂枝的性子,此时说不定已经在憋大招要害她了,她不能坐以待毙!

更何况,白衍也想请她给太后看病的。

……

六月中旬,甄珠的医院正式开业。

这一天,豪门商贾、乡绅官吏,贩夫走卒,统统都来捧场。

她医治过的,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那些穷苦灾民,全都送来了贺礼。

那些隐世医药世家,也派人来祝贺、做学术交流,其中言家的少主以及十大长老全部到场。

当天,便有许多身患各种顽固病症的病人来求诊,医院统统收治进去,诊金不高。

且医院还安抚病人家属,大多数病都能治愈,不要担心。

到第二天,医院外车水马龙,整个铜州的病人全都蜂拥而至,轰动了整个南部。

这历史性的一刻,注定载入史册!

开业后,甄珠很是忙碌了一阵,等稳定下来,她开始为去国都而做准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甄怀礼和吴长生回来了!

白衍事先没有给甄珠透露一点风声,只是知道他们回的那一天,找个借口,哄她回了老宅。

她当时正在葡萄架下摘葡萄呢,便瞧见一个高

高瘦瘦、脸上有两道的男人进了屋。

她脑子里瞬间想到的是,明明宅子都请了护院的,为何还会有流浪汉放进来呢?

可下一刻,脑子里便浮现起一张憨厚慈爱的脸。

“囡囡,看爹爹给你带的什么?”

“囡囡呀,别躲了,爹爹找到你了哦。”

“……”

身体的反应比思维更快,手里的一串葡萄掉了下来,手往旁边的人拍,也不管拍着的是谁,就想对方和她一起看看那人,然后眼泪刷刷的就流下来了!

“丫头,我身上有虫子还是怎么着,你拍我做什么?”

葡萄长得好,张婆子摘得入迷,只看一眼自己肩头,便没有看她。

“珠儿,你是不是累了,葡萄都拿不稳,掉地上了。”

抱着孩子的李氏正要蹲下身去捡,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那么一瞥,忽地“啊”一声,整个人跳起,怀里的孩子都差点摔了。

张婆子不满的说她,“儿媳你作甚啊,吓我一跳,孩子都受惊……”

她也瞧见了,“啊啊啊啊”又是跺脚又是大叫,剪刀和葡萄都扔了,冲着甄怀礼跑了过去。

“儿子啊!”

“当家的!”

两个女人冲过去。

甄珠也不甘示弱,也扑了过去。

“爹!”

望着最牵挂的三个女人朝自己奔来,甄怀礼只觉得自己受的那些苦,统统值得了!

“娘。”

“媳妇。”

“囡囡。”

把她们搂在怀里,激动得哽咽难言。

张婆子揪着他衣角擦眼泪,“儿啊,你一走音讯全无,娘还以为……呜呜呜!”

李氏一个字也说不出,多少相思心酸全化作了泪水。

好一阵,才簇拥着他往里边走。

张婆子喋喋不休的说着家里近况,甄怀礼心不在焉。

因为,那接他回来的人,早就把家里的事情,统统告诉他了。

他媳妇给他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他自是万分欢喜的。

只是,也更心疼媳妇。

还有,闺女也受累了。

他的视线,落在妻女身上。

媳妇和女儿都变水灵了,可都瘦了。

尤其是闺女,

现在的她,两个都不及以前她一个大。

是过得不好吗?

心里正疑惑着呢,忽然门外雄赳赳的走进来两个小豆丁。

为首的是念念。

他刚在村里和小伙伴们打赢了架,神气活现的,小秋也跟着他学。

冲甄珠喊了一声“娘”,小碎步跑了过来。

娘?

甄怀礼如晴天惊雷。

然后他便看见,自己的闺女,掏出帕子,给这小子擦额头上的汗,“又去哪里野了?嗯?”

粉雕玉琢的小家伙,脸上有几道泥印子,仰着小脑袋,有些小得意,“娘,我把以前欺负过我的大旺、二狗都给打赢了。”

“又打架。伤着没有?”

“……”

甄怀礼看着母子俩互动,整个人呆若木鸡!

那人说,他家过上好日子了,女儿也定了门好亲事。

可谁来告诉他,她怎会有这么大个儿子的!

甄怀礼走神了,站在一旁的吴长生也被甄家人忽略。

他只得不好意思的上前,同老太太和李氏打招呼,“奶,婶子。”

张婆子一看,欢喜的拍着大腿,“哎呀,长生!”

说着上前,欢喜的握住他的双手,“你也回来了?”

不等吴长生说话,一道娇柔的身影,从屋内疾步走出。

惊喜交加的嗓音,响在他耳边,“长生哥!”

……

甄怀礼身上留下了许多暗伤,脸更是破了相,但他能全头全须的回来,甄家人就已经很开心了。

吴长生倒没有受什么伤,不过他先与来甄家再回家的举动,深得张婆子的欢心,叮嘱他,这两日便商议他与甄二丫的婚事。

这下子一家团圆,甄珠去国都也放心了些。

然而,就在她定下去国都的当天,便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一来,就直说要找甄怀礼。

甄家人以为是他的朋友,便没有多想。

甄怀礼自己一人出来。

才将将现身,一面容沧桑的老妇,便怔怔地看着他,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

其他几名青年男女,也是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甄怀礼心里直打突,不明所以。

“几位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