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游戏网站入口

第一百八十四章、再见大领导

【先别订,明天更~】

【彦祖们,作者君这两天病了,明天身体好点了,一定努力更新~秋冬交际,大家也要注意保暖~】

老太太替何雨水把退婚的污名给揽了下来,这是苏诚没有想到的。

诚如二根婶所说,何雨水前脚刚退婚,后脚就进了苏诚家的门,名声肯定会不好的。

而苏诚娶了一个名声不好的女人,作为厂里的领导,在这个敏感时期,若是处理不好,难免会成为对头的攻歼把柄。

可既然认定了何雨水,苏诚自然不会退缩,只能尽量把影响降到最低。

人毕竟是苏诚愿意娶的,没理由让老太太替他跟雨水背这黑锅,当即就看向二根婶开口道,

“奶奶,您这是干嘛呢?雨水跟郑爱民那是和平分手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呢?而且娶雨水过门也是我的意愿,你~”

苏诚话刚说到一半,却见老太太沉着个脸打断苏诚的话道,

“诚子,你给我闭嘴!奶奶我就是钟意何雨水这个闺女,所以私下让她把婚给退了的!”

随后看向二根婶解释道,

“二根家的,俗话说男未婚女未嫁,雨水之前谈的那户人家也没来下过彩礼,雨水可不算跟人有婚约,也谈不上什么退婚,你明白吗?”

二根婶本来就是因为好心才会直言提醒老太太,此时听到老太太的解释也是心领神会的笑道,

“可不是嘛,咱那大院的人就喜欢乱嚼舌根,我回头要是在院里听到了关于雨水跟诚子半点不好的话,我就用您今天这话怼他,看他们还敢不敢乱说闲话!”

老太太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二根家的,那你要是在院里的话,可得给我上上心,要是有人敢乱嚼舌根,你可得及时跟我说,我非得好好找他理论不可!”

老太太可是院里的祖宗,谁敢忤逆她的意思,那不是跟大伙儿过不去吗?

二根婶显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同时也感激老太太跟苏城对他们家的帮助,当即就保证道,

“老太太,甭说是您了,就算是有人在我面前说您们家半点不好,那就是我的仇人!”

随后二根婶又看向何雨水,略带歉意的道,

“雨水,刚婶子当着你的面把话说的这么难听,你要是有什么不满的,婶子在这儿给你道歉了!”

说着便深深的朝雨水鞠了一躬,雨水见状,本还有一些不满的,也只能就此作罢。

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道,

“二根婶,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呢。况且你也是为了苏诚哥着想,我还要替他谢谢你呢。”

说着何雨水便将手里的麦乳精递给二根婶继续道,

“二根婶,刘奶奶躺在病床上,总是吊着盐水也不是办法,你回头可以倒一些麦乳精用开水冲开,给刘奶奶补充点营养!”

二根婶拿着雨水买的麦乳精,没有推辞,她这几天正在为自家婆婆补充营养的事发愁呢,前两天也有拖人去买麦乳精,只是一直没有什么音信,没想到何雨水竟然给她找来了,随后又想到刚才诋毁何雨水的话,羞愧的道,

“雨水,这麦乳精多少钱,我拿给你!”

何雨水摆了摆手拒绝道,

“二根婶,刘奶奶也是打小看着我长大的,什么钱不钱的,你这就有点见外了1”

二根婶见雨水都这么说了,也没有想要强行将钱塞给何雨水,毕竟她婆婆住院的费用还是个无底洞,这麦乳精加上钱票怎么着也得三四块钱,她有点舍不得,至于何雨水的这份情,她只能等到以后她家缓过来了再慢慢的还,当即就哄着眼眶,面带感激的看着何雨水道,

“雨水,我替我家婆婆谢谢你了!”

老太太见着二根婶又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笑了笑道,

“行了,二根家的,这是雨水的一点心意,你收下就收下了,没必要弄成这样!”

随后又看了一眼

“我们这就走了,你也别在门口杵着了,快回去照顾好你婆婆吧!”

二根婶闻言,点了点头道,

“那老太太,我就不送你们了!”

“快进去吧!”

老太太见二根婶进了病房,又朝着苏诚跟何雨水笑道,

“咱还得趁早去菜市场逛逛,买两只老母鸡给雨水好好补补身子,快走吧,不然晚了,别说是老母鸡了,只怕是公鸡都见不着喽!”

何雨水闻言,赶忙上前搀扶着老太太,面露感激的道,

“奶奶,谢谢你替我说话!但你真的没必要替我背着这骂名,别人说的难听点就难听点吧,我能忍受的。”

老太太拢着何雨水的手,乐呵道,

“你都叫我奶奶了,我不替你做主,你跟诚子到时候不得被人在背后说闲话?再说了,奶奶这都半截入土的年纪了,只要你跟诚子好好过日子,我背点骂名又算得了什么!”

何雨水听到老太太的话,眼眶微红,轻轻的抱了抱老太太呢喃道,

“奶奶,你真好!”

苏诚在一旁看着这扇情的一幕,蹲下身子笑道,

“奶奶,来,快上轿子了,你俩要是还这么黏腻,这老母鸡就得飞走了!”

“就你这猴崽子嘴里跟塞了蜜糖似得。”

老太太趴在了苏诚的背上,从背后轻轻地敲了敲苏诚的脑袋乐呵道,

“我这正要跟雨水说点体己话呢,你就来打岔了!”

苏诚背起老太太,朝着医院门口的方向走去,顺带扭头看向雨水笑道,

“雨水,咱这要来看刘奶奶,却连点东西都没带,多少有点说不过去,还是你想得周到,买了罐麦乳精过来。”

何雨水跟在苏诚身后,帮扶着老太太,听到苏诚的话,笑眯眯的道,

“我本来只是想买点糕点过来的,没想到正好供销社旁边还有一瓶麦乳精,我想着刘奶奶的情况只能吃点流食,而我身上又刚好有一张麦乳精的票,就顺带买了带过来。”

苏诚点了点头,随后又奇怪道,

“那你手里提着的糕点刚才怎么不给二根婶送去?”

何雨水闻言,鼓了鼓腮帮子,扬了扬手里用褐色油纸包着的糕点都囔道,

“谁让二根婶刚才说我坏话了,我也是很记仇的呢!”

苏诚见状,顿时有点哭笑不得,正要打趣两句,却不想还没走几步路,前面一个肥胖的身影热情的迎了上来,带着尖锐刺耳的嗓门道,

“老太太,您是特地来看我的吧?”

随后又一把上前抓过何雨水手里的糕点笑道,

“来就来嘛,还带什么手信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苏诚见到突然出现的贾张氏,顿时皱起了眉头,若是贾张氏没有突然跳出来,他都忘记了贾张氏的病房跟刘家奶奶就隔着十来步的距离,想来是他们之前在刘家奶奶门口说话的声音被贾张氏听见了。

此是苏诚看到贾张氏夺过雨水手里的糕点,也是没有丝毫客气的直接抢了回来,不留情面的道,

“贾大妈,我们可不是来这看你的,而且这糕点也不是买给你的!你就甭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

贾张氏听到苏诚的话,站在门口,脸上青红不定,她之前就注意到了来看望刘家奶奶的苏诚等人,本来心里就有所不满,觉得自己被区别对待了。

都是一个大院儿的,凭什么刘家奶奶住院,你苏诚跟老太太这么关心,到了自己这就不闻不问了。

这会儿又听到苏诚这赤裸裸的指责,还把到手的糕点又抢了回去,顿时就不满的道,

“苏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真以为我稀罕你这点东西?”

苏诚瞥了一眼贾张氏,厌恶的道,

“贾大妈,你就别在我跟前作妖了,病好了就快点出院,别赖在这不走,把别人的钱不当钱!”

贾张氏住在医院已经一个星期了,恢复情况比预想的要好,已经是能下地走动了,单看她这会儿能在门口拦住苏诚等人的劲,已是满足了出院的情况,到时候会远里好好养养就成。

可贾张氏哪肯啊,这住在医院,一日三餐都有秦淮茹跟一大妈轮番照顾,而且顿顿都能吃上荤菜,诚如苏诚说的不用自己花钱,干嘛要走?

此时见自己的小心思被苏诚点破,也不装了,不满的道,

“又不是你出钱,要你多嘴?”

苏诚见状,耸了耸肩,笑着道,

“你乐意在这待多久都跟我没关系,别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就成!否则我可不会像傻柱那样,在这好吃好喝的供着你,知道大狱是用来干什么的吗,就是来关你这种老虔婆的!”

而趴在苏诚背上的老太太也是适时的补充道,

“行了诚子,你跟她说这么多干什么,甭搭理她了,咱们走吧!”

苏诚点了点头,瞥了一眼贾张氏,把手里的糕点递给雨水笑道,

“雨水,这回儿你可要拿好了,这杏仁酥可不能便宜了某个不要脸的老虔婆了!”

何雨水点了点头,接过糕点,默默的跟在苏诚的身后。

而此时还杵在门口,受了一肚子气的贾张氏,听到苏诚的话顿时跳脚道,

“苏诚,你说谁不要脸了?你最好回来给我把话说清楚!”

贾张氏说着,碰触到了还没愈合的伤口,一屁股便躺在了地上,痛苦的嚷嚷道,

“哎幼~我的腰~护士~”

苏诚回头看到贾张氏的惨状,只当没听见,背着老太太快步向前走去。

身后的何雨水见苏诚不想搭理贾张氏,也是快步跟上。

三人很快就出了医院的大门,对贾张氏的遭遇三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及,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朝着朝阳菜市场走去。

此时已是晌午时分,菜市场里头的档口都稀稀落落,苏城三人在里头逛了一圈,也没有看见有卖老母鸡的,就连鸡蛋都没见着,只能将就着买了点青菜和猪肉,却不想刚出了菜市场门口,旁边一个穿着补丁袄子,面容黝黑的老汉凑了上来,小心翼翼的对着苏诚低语道,

“小哥儿,要不要鱼?刚从河里凿冰抓上来的,保证新鲜!”

这是碰上私人买买了?

苏诚不动声色的道,

“老哥,鱼就不要了,你那有老母鸡跟鸡蛋吗?”

面色黝黑的老汉想了想道,

“鸡蛋没有了,不过跟我一道过来的老乡带了两只老母鸡,但是价钱要得有点高,一只要两块钱,你要是能接受,我就带你过去!”

苏诚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老太太跟何雨水道,

“奶奶、雨水,咱们过去瞧瞧吧!”

老太太跟何雨水闻言,都没什么异议,随后苏诚又把目光看向老汉道,

“老哥,你前面带路吧!我先看看再说!”

那老汉闻言,当即就带着苏诚七拐八绕的来到了菜市场后边的一条巷子里。

只见巷子两头,搁几步路就有一个地摊,摆着的大多都是一些农村才有的山货,摊主也多是一些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手里大多都是有票却没钱的情况,所以就想着来城里卖山货挣钱,慢慢的便在有心人的引导下形成了黑市。

此是那黝黑老汉带着苏诚三人停在了一处摊位前,指了指苏诚对着一个身材消瘦的老人道,

“二贵叔,这人要买您的老母鸡!”

二贵闻言,打量了一眼苏诚指了指身前竹笼里的两只老母鸡道,

“我这可是两只能下蛋的老母鸡,四块钱不二价,你要买的话,竹笼也可以送给你!”

苏诚见着这两只老母鸡膘肥体壮,也是有点心动了,看了一眼旁边的何雨水道,

“雨水,你觉得呢?”

菜市场里的一只普通公鸡都要一块出头,而且个头也不会太大,这么膘壮的老母鸡一只两块钱,确实不贵。

此时雨水听到苏诚的询问,点了点头道,

“苏诚哥,我觉得可以!”

苏诚闻言,当即就爽快的掏出四块钱,背着老太太提着鸡笼子边走,毕竟这里可是黑市,苏诚作为保卫科的科长,还是要注意影响的。

老母鸡到手,三人也没再停留,十来分钟的时间便回到了四合院,只是刚走进大院门口,将背上的老太太放了下来,便听着中院传来二大爷那气急败坏的声音道,

“傻柱,你想干什么?你以为堵在我家门前,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二大爷的声音落下,傻柱那中气势足的声音又嚷嚷了起来道,

“院里的大伙儿,今儿个我堵在刘海中家门口,不为别的事,就想为雨水讨个说法,只要二大妈当着众人的面给我妹赔礼道歉,这事我也就散了,不然我跟刘海中家没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